我看锤子手机

最新的锤子坚果PRO发布了。也像往常一样看了发布会,但同往常不一样的是,我没能坚持把发布会看完。我开始对锤子手机和老罗有了一些厌倦。要知道,我曾经很是欣赏老罗,甚至跟很多人安利过老罗。可是为什么,在锤子可能发布了有史以来综合实力最好的产品之际,我开始感到厌倦?

五年前,老罗开始踏足手机领域,在这之初,其言行高调,对其它手机品牌的工业设计和人机交互进行了诸多批判,结合他之前已经给自己塑造的形象。似乎传递出,他能制造改变世界,或者起码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惊喜的产品。我对这点满怀期待,甚至深信不疑。

最新的坚果PRO,从外观和综合实力上来看,这基本就是锤子五年来最优秀的手机。但老罗偏执的采用方正设计,觉得其它手机在设计上都趋同平庸,美其名曰为“圆滑当道时代的锐利异类”。可能方正的设计是要看一点,可是会很割手,这一点饱受诟病,甚至有网友真的用其削苹果、刮桌沿。手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大家最后都开始朝圆润的方向设计,并不是设计师的脑子出了问题。而是现今,手机可以说成了人们使用频率最高的设备,长时间的握持,必然要求手感出众,圆润的设计恰好能实现这一点。优秀的产品,不仅仅是外表的出众,更是体现在人机交互的舒适感,比如是否符合人体工学,是否简单易用。老罗这种对方正设计的坚持,显得有些自以为是了。这种自以为是还体现在前几代产品对实体按键固执的坚持。第一代锤子更换SIM卡,居然要用专门的工具拧掉几颗螺丝,拆开手机后盖才能实现,而这样设计的原因,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在手机侧边开SIM卡槽,破坏了外观设计的秩序性。

五年间,有些锤子产品甚至都不能说优秀,简直连竞争力都谈不上,比如初代坚果。回望老罗在每一次发布会上,大谈特谈的工业设计,人机交互,情怀,工匠精神,产品研发过程中的辛酸,对每一款产品近乎偏执的自信和骄傲,可是都没能制造一款真正事实上优秀的产品。我开始疲倦于对其产品的期待,甚至开始怀疑其人格。当然,作为一个键盘党,我从没正真拥有过锤子手机,都是从身边锤粉处借来把玩过一二,这仅仅是我个人一点肤浅的碎碎念,我依然期待那些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惊喜的产品,只是,对老罗不再期待了。